莆网家居团购目录

莆田论坛网

 找回密码
 点此注册
人在他乡
查看: 11371|回复: 0

是因为够酷够帅所以“我”成了第一人称代词?

[复制链接]
yyk    

21

主题

3

听众

801

积分
     

三级士官

Rank: 4

帖子
54
莆币
719

精华帖作者 莆网入门 原创组成员

发表于 2018-3-23 17:00:44 |显示全部楼层
莆网家居团购目录
本帖最后由 yyk 于 2018-3-25 10:44 编辑

之前曾在某公开场所委婉地批评了一些具有“大无畏革命精神”的“莆仙方言研究者”:说什么只有莆仙人具有“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敢跟皇帝一样称自己为“寡”,实属无知者无畏。并告诉他们说,莆仙话里的第一人称其实是“我”不是“寡”。

于是后来又看到一篇小文章,作者应该是认真地去翻了翻书的,发现“我”在古代是一种兵器,可是既然是一种兵器,怎么又变成第一人称代词了呢?于是该文作者就展开了丰富的联想:上古时代,生产力低下,武器简单,能有一把“我”,是非常了不起的。如果有敌来犯,可以拿着“我”,挺胸而立,威武地大喝道:“有‘我’在此,谁人敢来?!”于是,久而久之,本为武器的“我”,就转化为第一人称代词。可以想象用“我”作为第一人称代词,当时是够“帅”够“酷”的。

这种富有诗情画意的联想式方言研究法确实也是够有意思的。只是如果都这么天马行空随便猜的话,那为什么不用“刀”或者“剑”来作为第一人称代词呢?“剑”在古代可是更帅更酷的武器啊,王者佩剑,连文人也佩剑,就是为了显其好“帅”好“酷”的样子嘛。按照上述思路,用“剑”这种轻便灵动的武器来作为第一人称,无疑是比用“我”这种笨武器来得更合理、更有说服力的。想想看:在冷兵器时代,轻便灵动的“剑”基本上是人人都能舞动的,潇洒一挥就能把对方的脑壳削下来了,不是非常酷帅吗?而“我”呢?是很笨重的家伙,就算你有一把“我”,竖在那里,如果你连举都举不动,更不用说挥舞了,退一步说,就算能挥舞起来,可动作却是那么的笨拙,高手一个回合就把你拿下了,夺去了你的“我”,变成他的“我”了。那么就算你有了“我”,又怎么能“酷”“帅”得起来呢?

方言研究自有其法,不是这么随便猜的。当然,就像我们猜谜,有时候或许瞎猫碰到死老鼠,真被猜对了,但不掌握猜谜方法的话,大多数情况下只能是瞎猜,不得要领。

回过头来说“我”,在古代,它确实是表示一种武器的(这书籍里都记载着的呢,但也有的说造字的本义不是表示一种兵器,而是表示“哦”。存疑),据说有点儿像方天画戟,但这种兵器早就不再制作,因此,“我”连作为字来说也都没有什么用处了;它的读音大概跟当时表示第一人称的、现在念为wo的音是相同或者相近的,这个第一人称的音却无字可写,古代有种情况,无字可写的时候可以借用同音字来写,这在文字学上有个说法,叫做假借,远古时代这种用字法多了去了,不用说“我”作为兵器不再制作、不再使用了,就算还在制作、还在使用,照样可以借来表示别的意思(认为造字的本义是表示“哦”的,那就是说“我”被借去表示第一人称,于是本义就再造了一个“哦”字来表示)。除了假借,还有通假,那是有字可写却偏要写为另一个字的情况,这种情况也很多,这个连中学生在文言文中都学过不少,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一个方言研究者,如果能懂得点儿古音韵、古文字等知识,他应该就不至于只靠天马行空的猜测来研究方言了。那样会让人觉得是在讲封神榜、讲聊斋啊。当然,在茶楼酒肆,茶余饭后,酒足饭饱讲讲封神榜、讲讲聊斋听起来也是挺有意思的,不过那都是小说家言,顶多算个“作家”,只是用来研究方言、做学问,当个方言研究者、方言学者、方言学家,恐怕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莆田论坛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莆田论坛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莆田论坛网,任何单位及个人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莆田论坛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莆田论坛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网站总机:0594-8888339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594-8888339 编辑部邮箱:691666608@qq.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此注册

回顶部

闽公网安备 350302020001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