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安全为人民 莆网家居团购目录

莆田论坛网

 找回密码
 点此注册
人在他乡
查看: 5351|回复: 0

[转载] 南日岛之行

[复制链接]

8016

主题

1

听众

2万

积分
     

少将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帖子
8022
莆币
205290

曝料一族 灌水天才奖 莆网入门 莆网评论员 上进人士 实习版主

发表于 2018-11-13 16:52:47 |显示全部楼层
莆田鞋子批发市场
南日岛之行  南日岛实际上跟我们很近,但多年来竟然成了梦想的地方,足见我们的松散和要去做一件事的难度。大约零四年时杨雪帆就答应要带我去南日岛看看,但即便是这次他自己也终于没走成。后来张紫宸要组织一次去南日岛的活动,如今想来竟然成为永远的憾事。想想,我们每天几乎是在不断遗憾中成长和老去。但南日岛依旧是崭新的,当我们在海上航行真是有感波浪的推陈出新。
  周五去的时候是逆风航行,从石城码头到南日岛差不多35分钟的路程。但逆风航行在我居然差点晕船。珍华跟我说,要是秋冬之间,要是隆冬,那我肯定是坐不了船。事后黄披星跟我谈到有一次坐小舢板的经历,不单单是晕船也晕山。想来真是不经历风雨,而我们的父辈祖辈居然在海上漂泊了数天、数月都是常事。说到这里,刚好想起雪帆以前跟我说,他和他父亲两人出海,半天后就远远地离开陆地了,看不到岸,有的是无边无际的大海,除了大海就只有他们的船只,于是在那样一个晚上他在太平洋上感受到无限寂寥,似乎也不是寂寥所能概括,他说这个时候海水像是从四面八方注入到他们的船里,甚至是日月、星辰、天幕也是这样四面八方注入进来,后来他发现了一个当代最出色的词语来形容此时的太平洋:木篮。他把这写入他的诗歌《遥望太平洋》里:
  遥望太平洋,我能看到什么
  白昼是一条古船,夜晚
  是另一条古船,正午的光芒
  象十万两银子闪烁。我能看到什么
  无论海水如何碧绿地改变,无论
  风波如何猩红地燃烧,打着
  神祗的怒旗,太平洋
  依然是太平洋:一个
  美丽而裂开的木篮,一个
  完整而绝望的木篮
  当我们的船只靠近南日岛码头的时候,那些石头房子就浮现出来了,如此齐整也着实让我吃惊。在南日岛你几乎很难看到其他材料建筑起来的房子,比如泥土、比如砖块,比如水泥。珍华说,现在石头快开采差不多了,所以已经有人开始搬运水泥,印砖块了。但是石头房子还是目前建筑的主要风格,据说最早是可以抗台风,防腐蚀,还有一个是就地取材的方便,也便宜。但如果不是海边你还真的难于想象住在石头房子里的闷热。但这些石头房子竟然也有个很好的优点,那就是表面上掩盖了贫富差距,你很难把石头房子盖到哪个高度上去,大面积的房子两三层,四层已经很少。但南日岛地少人多,如今也据说要盖房子找个地皮的艰难。大部分是翻盖,或者条件好的人已经出岛买房子,住在城市了,不少的人甚至是在逃亡般离开南日岛,这里很快就成了老人和小孩的世界,成了失意者和隐居者的地方,成为缅怀者和好奇者的旅行指南。但这些定然是杨雪帆二十年前所不能想象的。
  二十年前的南日岛应该是一个怎样的岛屿呢,在这个岛上不断出现奇迹?当一批又一批外面的人带着憧憬坐了一天才一个班次的车和船然后换上柴三机四处打听一个叫杨雪帆的诗人时,那该是一种怎样的情景,他们如何惊动了这个消息寥落,与世无争的岛屿呢。据说诗人白天睡眠,傍晚漫步海边寻找灵感,晚上灯下漫笔,有时出海多日。当那些不断迷失在石头房子周围,不断发现奇迹的人,他们实在是在南日岛找到了自己。在这个闭塞的岛屿后来竟然散发出现代诗歌最先锋的气息,确实不是平原和内陆所能想象的。当时围绕在一份叫作《风》的诗歌刊物周围的几个少年,如今都成长为成熟的诗人:张旗、张紫宸、楚鹰、珍华、南木。想想一个岛屿一个小镇居然走出如此多的诗人,不能不让人对它的地理和文化有了重新的认识。有意思的是张旗、张紫宸、楚鹰、珍华、南木的诗歌和当年杨雪帆的诗歌如今成了岛上的两极,甚至是多极。
  我们的行程排得有点急,先去看了张紫宸以前常去的沙洋中学。这个学校是一所附初中和小学放在一起。校长的办公室也破旧,他指给我们看那些地方是危房了,他大概是觉得应该呼吁下,但我们终究是书生。刚好去得时候他们刚下课,低年级的孩子们背着书快乐地准备回去,高年级的在忙乎大扫除。学校就两层,简陋异常。珍华跟我说,那个就是生物实验室,说张紫宸诗歌写到的地方。他继续指给我看教学楼平顶,他说那是他和紫宸经常一起谈诗歌,眺望星辰的地方。如今物是人非。二十分钟后,我们继续驱车前行。他们带我们去看岛上的小码头、状元帽山、东罗盘、西罗盘、海堤、集镇、尖山,据说是逛了半个南日岛,我总是欣喜地在车厢里拍下风力发电站的风车,鸥鸟,渔网,船,夕阳,水流,山坡,田野,夹竹桃。后来我们去了浮叶,雪帆的老家,至今还是莆田唯一操闽南语的地方。足见他们骨子里面跟外界不一般的力量。我们一再绕过石头房子的小路到了雪帆家。是石头房子盖起来的四合院,两层,中间护栏是铁做的,楼层是木版,凹凸不平,三十年前盖的,可以想象当年的盛况,如今在锋芒退却后依然给人不俗的感觉。雪帆家就住着他弟弟一家和母亲。他们非常热情地带我们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我们去了雪帆的卧室,也是他的书房。雪帆在电话中说,房子装修过一次,跟以前不一样了。他告诉我,以前周围是没有现在那么多房子,他们家门口就是大海,随便就能触摸到海水。他总是想把以前带给我们看看,这让我觉得有点好玩。我们后来去了他亲戚家,就是前面几步,他亲戚很热情地带我们到自己房子二楼看海。这里正是雪帆一再提到的景点,是个不错的避风港,有一些小岛屿在水中,但又没有遮蔽了眺望的视线,其中有一个地方同时区分了两条水流的方向,甚是奇观。我跟雪帆说,像一张明信片或者一个舞台背景。大约是风平浪静,所以我们只能感受到有限的信息。但只要此刻你在这里,你定然会想起自然的伟大和神秘,自然会成为一个聆听者,或者一个获得天启的人,你会明白天地万物此起彼伏地呼应着。在这里,真有类似戈麦以为的不去写诗是一种遗憾。如今这里已经被装修了起来,在典雅的装修里面有主人自足的观望视角,据说雪帆的一个福州朋友每年来此住一个月。我跟珍华说,很难想象有这样的一个美好的地方,这完全不同我们那扇形的海岸线,一年到头尽是苍凉。这里有的是安宁和辽远。主人很热情地邀请我们到三楼去看,说三楼可以眺望到更美好的景点。但我们终于没有去看,或许留给下一次,留给下一首诗的某个观察点。
  我们去了尖山,这里是海防的重地,严密的丛林。在尖山上,张旗指给我看,那里有个教堂,他说那旁边就是他们家,隔壁不远就是张紫宸家,再过去是楚鹰家。似乎在一点点地周围黑了下去,渔火开始亮了起来,但不多,几乎是遥远地呼应着,珍华说这里灯火的世界是个小香港,我不明白小香港是什么意思,但那天晚上终于没有足够多的灯火。后来我们去了虾池楚鹰舅舅家吃饭。在虾池,看门狗不少,据说是为了防止偷窃,海上偷窃的事情经常发生吗?不过珍华说没有哪个地方比南日岛安全了,只要一有事,整个岛屿都封锁起来。我片刻想象下那个可能逃亡的人。这样茫茫大海,还真的难于想象。
  我们回到镇上,张旗说那边过去的几个店面从前是杨静南家的。这里后来被杨静南写成小说中的“瑶台”。晚上我们都在镇上,本来要朗诵诗歌,谈论写作。后来没有朗诵成,几个人去了镇上唱歌,镇上的娱乐行业比我们这里还发达。现在想来真有点奢侈,居然在南日岛唱歌而不是去岛屿坐坐或者看星辰,谈诗歌。雪帆在消息中说:镇上不好玩,离海远。镇上的情景跟我们所有的城镇差不多,人们聚在黑灯下跳舞,音乐一遍遍播放:《十送红军》、《摇呀摇》、《等你回航》。只是不同的是,哪怕镇上,一到晚上街道上也布满了潮湿的气味。而且每条路似乎要集体朝向大海的感觉。(陈言)


目标:成为莆田论坛网的灌水大王!
莆田鞋子批发市场 莆田论坛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莆田论坛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莆田论坛网,任何单位及个人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莆田论坛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莆田论坛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网站总机:0594-8888339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594-8888339 编辑部邮箱:691666608@qq.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此注册

掌上莆网 手机客户端
回顶部

闽公网安备 35030202000164号